您的位置:首页 > 教师园地 > 师说心语 >
我的教育理想
[来源:未知 | 作者:万博真人抢庄牛牛 | 日期:2013年03月01日 | 浏览 次] 字体:[ ]

1 守望麦田

 

“有那么一群小孩子在一大块麦田里做游戏。几千几万个小孩子,附近没有一个人——没有一个大人,我是说——除了我。我呢,就在那混帐的悬崖边。我的职务是在那儿守望,要是有哪个孩子往悬崖边奔来,我就把他捉住——我是说孩子们都在狂奔,也不知道自己是往哪儿跑。我得从什么地方出来,把他们捉住。我整天就干这样的事。我只想当个麦田里的守望者。”这就是《麦田里的守望者》主人公霍尔顿.科菲尔德的人生理想。对世界的终极关怀,人类普遍的同情心,社会良知,都需要以教育的方式传承。虽然我们没有必要以拯救者的身份出现或自诩,但你可以尽可能的去塑造每一个灵魂。通过潜移默化,哪怕你使一个心灵变得稍微高尚一些,孩子们颓丧的天空云霁雨晴;因为你的存在,你的学生认为还有璀璨的星空,还有晶莹的眼泪,世间还有超越物质和利益的崇高的道德法则,那么,你就是一个守望者。

 

2 史密斯小姐的一番话

 

弗兰克.迈考特在他的《教书匠》里说过:“我永远都不会忘记可爱的老史密斯小姐。她过去常说,如果在她四十年教学生涯中能影响一个孩子,那就不枉此生,她就能开心的离开人世。”这是多么可怜的奢望!这是多么伟大的心灵?在我的教书生涯中,我能改变几个孩子?对于我,也许微乎其微;对于学生,也许刻骨铭心。当然,我也不期望会化腐朽为神奇,我只期望多年以后,在一个偶然的机会里,我的学生会因为某件事突然意识到曾经有一位老师真挚的希望他能变得更好,希望他能学会坚强,希望他能懂得自己的责任,希望他能够过得幸福、快乐。

 

3 许纪霖如是说

 

“我虽然不能改变这个世界,但我可以改变我的课堂。”选择了教育,就选择了清贫;选择了教育,就选择了高尚;选择了教育,就多一些理想主义的情怀,少一些功利性的考虑吧。因为你能改变的只有课堂,成就你的只有学生。

 

4 马基雅维利的论断

 

马基雅维利在《君主论》里说,君主是让民众爱戴好,还是畏惧好?答案是既爱戴又畏惧最好。因为爱戴取决于自己始终很难讨好的民众,而畏惧却是君主操有主动权。所以清华大学副教授彭钢就提出一个问题:“教师是让学生抱怨而同时心存敬重之心好,还是让学生在轻松愉悦的同时心存轻蔑之心好?”我从来都希望跟你们能构建一种和谐平等的师生关系;我曾试图走进你们每个人的心灵;我希望能解除你们成长的烦恼和困惑。但有的时候,我真的对自己的方式感到困惑。我这样做是对还是错?也许,我有时对你们太“温柔”了:这该死的温柔;有时对你们又太粗暴了,正所谓“变态教育法”。不管怎样,请你们理解我。

5 “GT”

看过《麻辣GTO》吗?剧中主人公鬼塚英吉用自己独特的方式最终征服了所有的学生。虽然里面到处都是插科打诨的喜剧场面,但在关键情节上总是让人心灵颤动。因为它诠释了教育的核心:爱与责任。如果你也同鬼塚一样想当一名“Great Teacher”,那么就请记住这一点。


责任编辑:万博真人抢庄牛牛